Warning: file_get_contents(http://zzwzg.com/a/) [function.file-get-contents]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HTTP request failed! HTTP/1.1 404 Not Found in /webHome/host7742125/www/news/html/index.php on line 5
遇乐棋牌游戏|西安康乐保姆月嫂家政服务有限公司
自定内容
西安康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5384540612
轮播广告
文章正文
西安保姆的故事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3-08-12 22:26:3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       生孩子那天,我被推出手术室已是晚上11点多了,预定的月嫂还没到,家人临时从医院为我和宝宝找了一个月嫂,一天180元。从产房出来,麻醉剂的作用还在持续,我的心怦怦地跳,杨姨就是这时候在她的上司叶老师的引领下走近我的,叶老师是杨姨所在的月嫂服务公司的一位负责人,我产检的时候她就经常在就诊室门口守着,和孕妇们聊天,问孕妇有没有请月嫂,如果你说还没有,她就会把公司的价目表拿给你看,通常五六千到八九千不等,也有1万的高级月嫂,看到你对价目表龇牙咧嘴的时候,她就告诉你早点预定可以打折,但最低也就是八折。大概是行业规矩,他们自我介绍的时候就说自己是“老师”,大家也就随着叫“老师”了,由于他们长期在医院,叶老师的说话方式近似于医护人员。她走到我的床前,身子站得笔直,手自然地垂下来,从我的角度看过去,假如她穿一身白大褂,就与医生无异了,她低头微笑地问:“感觉怎么样呀?”语气和缓平常,老公俯下身子对我说:“我和爸妈刚才给你请了临时月嫂,叶老师说她很有经验的。”我点点头,叶老师就把杨姨领到我跟前儿,仍然带着医生的口吻对我说:“好好休息,有事就叫杨姨。”

  那一夜的前6个小时,我都是在麻醉剂的作用下度过的,病房里人很多,婴儿的哭声,待产的哼哼声,家人的安慰声,生产后报喜的电话声……护士不停地进来让大家安静,我的身体像是腾云驾雾一般,丝毫没有感觉到床存在的意义,每隔一个小时护士就过来按压一次我的肚子,帮助我的子宫收缩,刚开始几次在麻醉的作用下我并没有感觉,麻痹的双腿也是僵硬的,只记得护士每次来的时候都说:“没事活动一下双腿,别总躺着不动。”

  家人都分头去忙了,只有母亲留下来陪着我,我的大脑里不停地想着各种混乱的头绪,偶有一两次想起这个临时月嫂,努力抬起头找她,又没找到,心里想:这个月嫂也忒不靠谱了,一会的工夫就没人影儿了。我问母亲:“那个刚请来的月嫂呢?”母亲努努嘴,说:“一直在给你按摩双腿。”我努力抬起头来看她,她似乎听见我们的对话,赶紧凑过来,问:“怎么了?腿有感觉了吗?一会儿腿有感觉了,你就感觉到疼了。”我这才看清她的脸,大脸盘儿,阔嘴,烫着小卷的短发,40岁左右的年纪,高高瘦瘦的,我猜她是北方人,自然觉得有种老乡的亲切感,然而毕竟是头一次被一个生人这样照顾,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,只回答她:“嗯嗯,还没太大感觉。”见我躺下,她回到原处继续帮我按摩。

  果然,过了几个小时,我的刀口开始疼起来,护士还是让我翻身,并且权威地说:“这样有助于恢复,不然容易肠粘连。”我被吓到了,挣扎着翻身,可刀口加上宫缩,实在疼得我龇牙咧嘴,母亲也紧张,不敢使劲拽我,我左右扭动着上身,腿不敢使劲,一用力就会疼,这时候杨姨过来,轻轻地拽住我的胳膊,用手推着我的后背,我再顺势一扭就翻过去了,有了第一次的成功,那一夜我每次翻身都要叫她:“杨姨。”她一听见就立马过来问:“想翻身吗?”这时我才开始感觉到她的重要性,于是我不厌其烦地问她:“要翻几次才会排气呀?我还要疼多久啊?”她说话声音很轻,但带着不容置疑地肯定:“一般第二天就会排气了,过了今天,明天下午你就不会这么疼了。”每次听到这样颇带安慰的话,我都像得了灵丹妙药般对第二天充满期待。

  折腾到早晨,我才眯了会儿眼睛,醒来时,她就坐在我旁边,见我睁眼,她起身给我擦汗,问:“喝点米汤吧?”我听从地点点头。她端来一碗小米汤,把一根吸管递给我,俯下身子为我端着米汤,只吸了两口我就不愿再喝了,她轻声说:“不喝啦?嗯?再喝点吧,你现在也不能吃其他。”我又顺从地喝了两口。她见我不再想喝,便也不劝了,8点钟医院开始清理闲杂人员,她很遵守医院的规矩,护士来说第一遍的时候,她便起身走了。看着她出门的那一瞬间,我有点害怕,有种想求她留下来的冲动。

  那天上午婆婆把之前预定的月嫂带来了,下午又一个产妇被推进来的时候,又看见杨姨。接下来住院的几天她一直都在照顾我旁边的这个产妇,依然话很少,每天护士进来清理家属的时候,她依然是第一个出去的。第三天旁边的产妇开始涨奶,她或许是见月嫂为我通乳,于是请求杨姨也帮她通乳,可杨姨说,她不会,要请他们公司的通乳师,一次200元。产妇的家属开始较真,问,人家的月嫂会,挣钱一样多,怎么你不会呢?杨姨依然不温不火地回答:通乳师更专业。家属没法儿,只能作罢,又另请了通乳师。我家月嫂私底下告诉我,其实他们在考月嫂资格证的时候都学过,只是她不能抢同事的饭碗。又过了两天,我出院时,杨姨依然在伺候那个产妇,听说他们已经签约了,一个月打折后6000多元。那家人说,看着她老实,照顾孩子也很到位,所以请了她去。

  母亲说,这个人不错,不多言不多语的,守本分,照顾孩子也很利落。我出了月子之后,之前请的月嫂回大连,我们一度想请杨姨再回来帮我们带一段孩子,她回复短信:你好,我明天才下户(月嫂行话,产妇出了月子不再雇佣月嫂),叶老师没跟我说去你家的事,且我的脚跟肌腱发炎要回家休息。我们再打电话给叶老师,叶老师说:“育婴嫂(出了月子之后照顾孩子的护理员)签约时间长但挣钱不如月嫂多,她到年底就可以升为特级月嫂了,工资涨2000元,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,等过了年再接活儿。”

  我初步估算了一下,假如她年底顺利晋级,下次再接活儿月收入8000元,这个工资水平岂是如今的一般大学毕业生能比的?即使工作没几年的研究生也望尘莫及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8-2028 西安康乐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